香蕉君视频app

Posted by: admin666 - Posted on: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怎么,就这点胆子,也敢威胁我吗?”

安井悠空见她吓得停下步伐,不客气的说道。

她这才回过神来,面色苍白如纸,额头上全都是细密的冷汗。

她咬紧牙关,死死地捏紧拳头,加快速度跟上了他的步伐。

先是上了车到了私人飞机场,然后是上飞机。

她不知道去哪儿,紧张的手脚冰凉。

安井悠空全程都没有说话,她问了也不回答,老神在在的闭上眼睛。

很快到达了目的地,她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她竟然来到了帝都,悠空爷爷到底要干什么。

他们并没有离开机场,而是在休息室等候,似乎在等什么重要的人。

难道悠空爷爷在帝都还有熟悉的人?

怀抱乌克丽丽的女孩

很快有人出现,她竟然还认识。

“傅……傅垣?”

她一时间不明白安井悠空到底想干什么。

“梨纱?”

傅垣也是惊讶,没想到有人入侵网络,发了求救信息,定位地址就是这儿。

他立刻赶来,怕错过救人,可没想到看到的竟然是梨纱。

“求救信息是放的吗?什么时候懂得程序了?”

“是我这个老人家找得。”

“您?我不认识,但是我认识梨纱。”“傅卓逃难到京州,和大小姐有所交涉。但那个时候大小姐已经穷途末路了,但即便如此,我也不能让傅卓坏了我们日京会社的名声。我调查过他,得知他有个小儿子,赤

子之心,不懂人情世故,是个傻子。”

“但这个傻子却是很厉害的黑客高手,熟悉整个帝都的地形,并且完善到了建模,是个不可多得人才。”

“也和我家二小姐认识,曾经也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不是吗?”

“然后呢?”

傅垣摸了摸鼻子,不懂他说这些做什么。

看样子是把自己摸得透彻,只是不知道来意是什么。

“会藏人,把二小姐交给我很放心。我会派医生跟着,直到孩子顺利生产。生产后,就要回来,履行和昭仁亲王的婚礼。”

“什么?”梨纱听到这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悠空爷爷竟然亲自帮她逃跑,让她生完孩子?“觉得能逃得了宫川鸣音的追查吗?就连简带走,也未必安全,甚至还激化两者矛盾。我会帮所有的事情料理好,只需要在这儿安心养胎。只能信任傅垣,小

伙子也要保证,这件事知我知梨纱小姐知道,不会有第四个人知道。否则……我可不是好惹的。”

“如果是梨纱的忙,我肯定会帮,有我在,我保证不会有任何人查到她的下落。我也会把她照顾的好好地,但是我需要好处。”

“帮的好朋友也需要好处?”

“风险太大,没点动力怎么行?既然把我摸得如此透彻,那应该知道我最想要的是什么?”

傅垣说出这话,有些紧张的捏紧了拳头,眸色炯炯有神的看着他。

“辛猫最近在京州出现,我会帮留意,必要的时候把她交还给。另外,我也知道白若年的存在,别以为我老爷子不出本家,就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放心,得到了白若年的同意,拿下她不过时间问题。小姑娘年纪小,总有一些风雨要经历。”

“老爷子是个聪明人,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爽快。”

傅垣感激的说道。

“那我家二小姐的事……”

“只要我还活着,就会保证完成任务。如果完不成,拿命来见。”

“好,先出去,我有些话要跟二小姐说。”

傅垣点点头转身离去。

“为什么?”

梨纱终于恢复清明,深深地看着他。“从小到大一直叫我爷爷,我也早已把当成我亲孙女看待了。我没有什么能为做的,只能帮到这儿了。宫川鸣音不是轻易放弃的人,他认定的人,得不到不会善罢

甘休。也不是个严谨的人,这件事我不帮,迟早会穿帮,到时候真的保不住这孩子。”“我放这孩子一条生路,并且保证本家不会为难,他想如何长大都不干涉。但是,孩子生下来过后,还要回来。本家承受不了皇室太久的怒火,我尚且可以推卸责任,说

不知道。但时间久了,宫川鸣音肯定会报复日京会社。”

“我成全,也要成全日京会社。该是的责任,还是要担起来。”“至于简这个孩子,我其实很喜欢,他做的丈夫也不错。但这件事,必须宫川鸣音先摇头说取消,本家不能开这个口,否则皇室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找理由对付会社,明白

吗?”

梨纱听到这长长的一番话,心里动容无比。

“悠空爷爷,谢谢,我就知道那么疼我,肯定舍不得我受苦。”

她激动地上前用力的抱住了安井悠空。

“我……我生完孩子就会回来,我会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不会让失望的。”

他顶着那么大的压力,为自己争取十月怀胎的时间,她也不能辜负悠空爷爷的希望,他年纪大了,已经经受不住岁月的摧残了。

该是她的担子,她还是会肩挑起来的。

“傻孩子。”

安井悠空心情怅然,怜惜的抚拍着她的后背。

“但是要答应爷爷,这段时间不准见任何人,也不要用任何的通讯设备,就连简,也不能找,明白吗?”

“我知道,我会好好保护自己,保护这个孩子的。悠空爷爷,很快就多了个曾孙女或者曾孙子了。”“好好好……真是个好孩子,苦了了。”安井悠空老目浑浊,情难自禁的擦了擦眼角,道:“帝都傅垣是最能保护的人,其余人都靠不住。爷爷要回去了,要好好照顾

自己,这条路是自己选的,没有回头路,只能自己跌跌撞撞的往前走。虽然辛苦了点,但最起码开心了。”

“嗯,我知道,我不觉得苦。”

她也跟着哭了,忍不住擦擦泪水。

安井悠空深深地看着她,最终没有多说什么,转而上了飞机打道回府。而京州,一切都悄无声息,没有人发现梨纱的失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