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大奶子女

Posted by: admin666 - Posted on:

连着在医院住了十来天,许橙明显觉得自己长胖了,照镜子的时候都感觉脸圆了一圈,每天都是吃了睡,睡了吃,活动区域仅限于医院楼下的花园。

不长胖才怪呢!

为了避免自己长成大胖子,饭后半小时的许橙便开始在病房内做瑜伽,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身体动起来,燃烧脂肪。

裴西宴推门进来就看到许橙平躺在床上双腿悬空的蹬着,也不知道是在干嘛。

“你在做什么?”

“……锻炼身体啊!”

许橙边回答边继续蹬自行车,还有十个动作,她得一鼓作气做完才行!这个姿势既可以瘦小腹又可以瘦腿,也是最适合她练习的动作。

裴西宴皱眉看着她奇怪的姿势,一开始只以为她是胡乱蹬腿,观察了一分钟后发现她动作不紧不慢,挺规律的。

像是蹬自行车的姿势。

“锻炼身体?”

“对啊!锻炼腹部和腿啊!”

做完最后一个动作,许橙放下腿平躺在床上,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好久不运动,有点吃力啊!

爱音乐的文艺少女在咖啡厅

裴西宴皱眉,这能锻炼腹部和腿?

许橙从床上坐了起来,“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啊?”

天天闷在医院实在是太无聊了!

而且,她的戏文本子也差不多完工了,得找个机会拿给苏老板看看才行,她第一次写戏文本子肯定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最好是跟他讨论讨论,再进行一番精修。

前几天阿兰来给她送饭的时候还可以让她代为传达一些事情,可她也不是自己的谁谁谁,总不能一直在戏班和医院之间来回跑吧!所以这周她就没让她来了。

裴西宴掀眉,“你手还没好。”

言外之意便是:还不能出院。

许橙嘟嘴叹了口气,“那还得住多久啊?我都快长蘑菇了。”

她说这话的语气里不自觉的带了几分女儿家的娇憨,听在裴西宴的耳朵里就自动理解为她又在跟我撒娇了……

喜欢的女人在自己面前撒娇,哪有男人不喜欢的?

裴西宴蓦地想到她跟人家说的“一生一世一双人”,如果得不到专一的爱情,宁可不要。

他黑眸幽幽的看向她,心里笃定了她这番话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想试探自己?

他声音不自觉的轻快了几分,以为她是间接的表示自己想回督军府了。

故意明知故问,“你想去哪住?”

许橙还真的被这个问题给问住了,她想去哪住是她能够决定的吗?如果她能有这份自由就好了!

纵然知道不可能,还是憧憬了一下,“其实我最大的梦想是开一家自己的……小店,有自己的住处。”

她原先想的是开一家她擅长的照相馆,如今倒无所谓是什么店了,只要能够谋生计就行。

裴西宴的面色渐渐沉下来,“开店?自己的住处?”

她不是想回督军府?

许橙就知道他会是这个反应,她也不奢望裴西宴理解自己,这只是她的一个小小愿望而已,能否实现还真是个未知数。

她努了努嘴,“对啊!开店能赚钱嘛!”

裴西宴黑眸沉沉,他一直在等她主动跟自己开口要钱,她非但没开口,反而想着自己赚钱贴补许家?

叩叩叩——

倏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房间内二人的闲聊,裴西宴有些不悦的看向穿着白大褂走进来的好友。

孟兴朝被阿宴冷冰冰的视线瞪得莫名其妙,走了两步后猛地反应过来自己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破坏了他俩的好事?

他左看看右看看,解释道:“咳……我可不是故意破坏你俩的好事,实在是因为十分钟后我有个急诊需要上门服务,所以这才来给许橙你做例行检查。”

许橙本来没觉得有什么的,被他这么一说,反倒脸色讪讪的说道:“孟医生你乱说些什么?我……我们只是在聊天而已。”

孟兴朝见她双颊绯红的样子,自然不相信他们只是单纯的聊天,那必定是做了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啊!

“咳……真的不用刻意解释,大家都是成年人,我懂!我懂!”

他接连说了两个“我懂”,其中的暗含的深意更加明了了。

许橙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这个时候越说得多越错,还不如闭嘴呢!

裴西宴沉声开口,“她的手恢复得如何了?换的新药到了吗?”

孟兴朝边检查边回道:“隔着太平洋呢!哪那么快?”

许橙心里更加感慨了,还是二十一世纪的快递方便啊!也不知道这个时代的货运需要多久,等得人花儿都谢了。

“孟医生,我觉得自己恢复得还不错!可以上街逛逛吗?”

想开店的话,当然要上街了解一下行情并考察一下地形啊!

被提问的孟兴朝抬眸看了一眼好友,结果某男无视他,他直接接连假咳了两声,试图唤回裴西宴的注意力,可他偏偏不给任何回应。

许橙故意眨了眨眼,“孟医生你怎么了?我是手受伤,又不影响双脚走路,上街逛逛没事吧?”

孟兴朝掩嘴低咳,他真是太难了!

“当然不行!万一遇到骚乱撞到许小姐你了怎么办?而且你替督军挡枪的事情早就传开了,城内肯定还有那晚暗杀之人的同党,若是再对你下手怎么办?”

“……”

一席话堵得许橙哑口无言,像是霜打的茄子。

沉默了半天的裴西宴忽的开口,“实在想出去的话我抽时间带你去。”

许橙本来已经黯淡的眼神倏然亮了,看他的眼神仿佛看到了救世主。

“真的可以出去?”

孟兴朝内心诽腹不已,特么的他想骂人了!阿宴这厮太过分了!为了在心上人面前表现邀功,竟然故意不回应他,等他当恶人苦心巴巴的劝告了一番后,突然跳出来当好人!

过分!

裴西宴觉得没人可以拒绝许橙亮晶晶的眼神,所以他的回答很冲动,很肯定。

“可以。”

许橙扬起唇角,笑眼弯弯,“谢谢督军!”

于她来说,能上街转转就行,坐汽车比走路要快,说不定还可以趁机将广宁城的主干道部转一遍,这样她心里就有谱啦!

噢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