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在线电视

菠萝在线电视

顾里掐了自己一把,感觉很疼,紧接着又来了一下,还是很疼,这才明白不是做梦,走进房间的人确实是他。

今天是盛古集团的董事会,他过来这里是什么意思?找自己的?

KITTY的表情很复杂,她回总部工作了快半年,调整好心态后才返回上海,想着那个家伙应该毕业了,以他所学专业,不是进入体制就是出国工作了吧,那么以前的事情就当是人生一个小插曲算了。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居然会在今天,在这里再次遇到他,本来平静的心情一下子起了波澜,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宫洺铁青着脸,一言不发,而盛古集团的高管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搞不明白今天是唱哪儿出。

“有什么话等我开完董事会再说。”顾里认为林跃是来找她的,给南湘当说客也好,解释那天的事也罢,总之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她当下最大的敌人——宫洺已经把战书下到眼前。

“我不是来找你的。”

林跃笑了笑,走到会议桌正对宫洺的地方,弯了弯腰,把打开的文件夹往众高管面前一推。

“日前,HK伟成投资公司同盛古集团前主席顾延盛的儿子和妻子林依兰达成了收购协议,买走二人持有的盛古集团25%的公司股权,再加上由其他股东手里收购的7%的股份,HK伟成投资公司现在持有盛古集团32%的股份,也就是说,除STANLY集团握有盛古集团33%股权外,HK伟成投资公司现在是盛古集团的第二大股东,超过顾里小姐的25%,和诸位高管手里的9%。”

说完这句话,他停顿一下说道:“现在,请允许我做下自我介绍。本人姓林,名跃,作为HK伟成投资公司的代表出席今天的会议,希望能够收购在座高管手里剩余9%的股份。”

这几乎是KITTY刚才说的话的翻版,不同的是,一个是STANLY集团,一个是HK伟成投资公司,一个是宫洺,一个是林跃,至于股份占比,差距很小。

怎么可能?

紫春长白裙少女气质怡人唯美写真图片

如果说宫洺的到来,顾里是意外和气愤,林跃刚才所言,给她的就是震惊和疑惑了。

他明明是一个三线小城工薪族家庭的独生子,怎么会摇身一变成了HK伟成投资公司的代表?还有那些股份,她爸死亡才多长时间呀,后妈林依平和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兄弟居然把公司25%的股份卖了。

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顾里看林跃的目光很复杂,而宫洺……额头青筋暴起,冷冷地盯着会议桌对面拉过一张椅子坐下的年轻人。

这家伙真是阴魂不散,讨厌极了,去年圣诞节后消失了大半年,本以为今后再无交集,没想到再次见面,就狠狠地将了他一军。

现在的情况是,STANLY集团握有33%的股份,HK伟成投资公司握有32%的股份,顾里手里掌握着25%的股份,剩下的9%在其他高管手里。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STANLY集团和HK伟成投资公司持股比例相差很小,谁能争到高管们持有的9%股份的大头,谁就能坐上董事会主席的交椅。而顾里也不是没有机会,毕竟现场高管都是顾延盛的老部下,如果她能说服众人把股份转让给她,就能反压STANLY集团和HK伟成投资公司一头,保住父亲的基业。

站在公司高管们的立场上,林跃和宫洺都说要收购他们的股份,那么卖给谁呢?单纯从利益出发的话,毫无疑问谁出价高卖给谁,但是这里面还有一个量的问题,万一其中一方抢先拿到5%的股份,那剩下的4%,还会溢价收购吗?

所以形势变得很微妙,很多人屏住了呼吸,在脑海里一遍一遍拨着算盘,又一遍一遍推翻计划,开始患得患失,左右为难。

“哼!”

宫洺站了起来,寒着脸往外面走去。

如果没有林跃,今天只要拿到1%的股份,和后妈闹掰,找不到20%隐藏股份去向的顾里便很难翻盘,以后盛古集团就是他做主了。

但是现在……

今天这个会议是注定不可能有结果了。

KITTY合上文件夹,神色复杂地打量林跃一眼,跟在宫洺身后往外面走去。

“KITTY。”

二人擦肩的瞬间,林跃叫住她。

“找时间一起吃个饭吧,我有话要对你说。”

KITTY愣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时宫洺回头看了她一眼,神色不悦地道:“KITTY?”

她低下头,跟在宫洺后面走了。

五分钟后,盛古集团的高管各怀心事离开会议厅,卖给谁?心理价位是多少?什么时候卖?卖晚了万一对方不需要了砸手里怎么办?这些问题得好好思考一下。

顾里一直没动,直到众高管离开,忽然一个箭步冲到林跃面前,张开双臂把他拦住。

“不准走,我需要一个解释。”

林跃说道:“解释什么?”

“你是怎么拿到那32%股份的。”

“你傻啊?用钱咯。”

“我是说你哪儿来那么多钱?又是怎么说服我妈,还有连我都不知道的弟弟的?”

“你怎么那么多问题。”林跃说道:“我是HK伟成投资公司的代表,只负责收购盛古的事,你问的这些问题属于商业机密的范畴,别说我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会告诉你的。当然,如果你能把那25%股份低价卖给我,我可以去跟总部的人沟通,请专人回答你的问题。”

“你做梦!”好不容易把股份拿到手,她会拱手让人么?她不会,而且这是她爸的公司,决不能就这么变成外人的东西。

林跃耸耸肩,意思是那我就没办法了,往侧方一闪,赶在顾里反应过来之前走出会议室。

“林跃,我……我讨厌你!”

她是一个什么人?是一个想把身边一切事物都置于掌控的人,任何所谓的“惊喜,突发、意外、变故、插曲……”这些词都是她的死敌,这一点和宫洺很像,林萧就曾吐槽那位工作狂BOSS和她在一起的话,日子肯定过得很有意思,然而自从碰到林跃,她除了一次次吃瘪,干什么事情都不顺。

“讨厌?顾大小姐居然用了‘讨厌’这个词,这是要崩人设么?”

林跃懒得理她,快步离开写字楼。

……

顾里这两天烦透了,一方面想要探公司高管们的口风,然而那群老狐狸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都在打太极拳,想要坐山观虎斗待价而沽,一方面又想弄清楚这个突然杀出的HK伟成投资公司是什么来历,林跃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还要思考怎么摆平宫洺。

唐宛如没什么好说的,睡醒吃吃饱睡,侃侃明星八卦,犯犯花痴什么的。

至于林萧……KITTY回来后她就被宫洺丢去照顾周崇光,随着相处日久,看着在病魔下咬牙苦撑的偶像作家,骨子里的母性开始泛滥,尤其在那件事后,对于周崇光的同理和共情达到的了极点。

在周崇光罹患胃癌,医生宣告病情很不乐观的情况下,他的哥哥宫洺准备将周崇光每天的记录文字收录在一起,编辑成一本《死亡日记》进行出版。

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连弟弟的死都要加以利用,为谋利,对于林萧来讲,这实在是太残酷,太疯狂了。

唐宛如听完她的讲述,做了个双手撑天的姿势:“感谢我的父母不杀之恩,没有给我添一个像宫洺那样的哥哥或者姐姐。”

林萧在后面推了她一把。

唐宛如一翻身,跪坐在沙发上:“还真被你说对了,这个宫洺跟顾里太像了,我觉得比起顾源,他们两个更般配,以后夫妻生活绝对比那些宫斗剧还精彩。”

“你呀,周崇光都那么惨了,怎么还一副幸灾乐祸的嘴脸?”

“你心疼了?”

林萧白了她一眼,往沙发上一坐,拿起笔记本电脑随便浏览着。

唐宛如一脸得意:“被我说中了吧。”

“咦,宛如,你快来看,快来看呀。”林萧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直接拽着她的手腕扯到身边,指着电脑屏幕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