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层浪丝瓜app

Posted by: admin666 - Posted on:

丛刚微眯起眼眸沉思了一会儿,才悠悠的说道:

“把绑去挪威的斯瓦尔巴群岛!那里是世上最高纬度的地方,日不落的乌托邦天堂……”

那目光,满带着神往和希冀,却只维持了几秒,便黯然了下去:“然后把丢下岛屿,摔死,或是淹死!”

封行朗神情微微一怔:这算什么未了的心愿?但看丛刚那认真又神往的模样,到不像是在诓他!

难道这真是他的未了心愿?怎么听着那么古怪呢?

“丛刚,它妈的这是要谋杀我呢?”

封行朗哼声责问,“去什么挪威的斯瓦尔巴群岛多远呢,申城随便哪个犄角旮旯,也能摔死我,或是淹死我的!”

丛刚只是淡淡的扫了封行朗一眼,便侧过头去不再说话。然后便又是无声的沉寂。

见丛刚一声不吭的,封行朗便怒意横生了起来,“它妈还真想着弄死老子呢?”

“如果我真要弄死……觉得逃得掉吗?”丛刚悠悠一声。

这话说得就相当挑衅了!这是在欺负他封行朗残着腿不能下床去跟他干架呢!“那行……等老子腿好了,就陪去一趟什么斯瓦尔巴群岛!给最后一次机会弄死老子!如果不弄死我,等回申城之后,的命就是老子的了!这辈子都别想从我手里

翻身了!”

短发美少女森女系装扮迷人微笑公交车写真图片

丛刚的眼睑微微扬动了一下,淡淡一声:“那我等着!”

又是良久的沉寂,封行朗轻挪了一下腰,“过来,老子的腰都快残了!”

说真的,久躺的封行朗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状态;这也是丛刚为什么会一直寸步不离守着的原因。

“再忍两天吧,等拆除外部的固定支架后,就能坐着轮椅出去透风了!”

说时,丛刚的手已经托住了封行朗的腰,给他缓解着疲乏和酸胀。

“毛虫子,老子这腿真有必要做什么腿骨矫正手术么?我也没觉得我走路有什么不适感!没被亨特那个美国佬给蒙了吧?”封行朗忍不住抱怨一声。

“这是不见轮椅不掉泪呢!”丛刚温声,“的左腿早就无法正常蓄力了!而且在用力的时候,已经不受主观控制的打颤!左腿腿的大腿肌和小腿肌,已经呈现出明显的异样……产生了三到五毫米的

长短腿!如果再继续这么恶化下去,用不了五年就会跛,十年之内轮椅就会成为的必备!”

“有说得这样玄乎么?”

封行朗下意识的在左腿上积蓄力量,除了疼痛之外,发现的确有些不受主观控制的疲软现象。

“就信这一回!”

封行朗微微吁气,“老子的腿可就交给了,得用上的性命负责到底!”

“这么信任我呢?”丛刚淡淡哼声,“让我受宠若惊呢!”

“能得到我的赏识,是三生有幸!”

封行朗挪了个舒服一些的姿势,“那就好好伺候本大爷吧!少不了的好处!”

“是!丛某荣幸之至!”丛刚顺着封行朗的意恭维着他。

托按了一会儿之后,感觉放松下来的封行朗几乎快要睡着的时候,丛刚又鬼使神差般的补刀上几句:

“我觉得坐着轮椅参加女儿晚晚的婚礼,其实也挺另类别致的!”

这就有那么点儿不挨骂不舒服的意味儿了!

封行朗刚刚合上的眼眸锐利的睁开,紧盯着丛刚那张若无其事的脸,“放心吧,要是老子的腿有事儿,我一定会打残的两条腿的!这第三条……一并也给打残了!”

“这么横有用吗?”

丛刚淡淡的,“又打不过我!”

后面的这句话,足够掐灭封行朗所有的嚣张气焰了! 屡试不爽!

打是打不过的,但某人会耍心机啊:足足折腾了丛刚一个多小时才肯罢手!

……

白默足足昏迷了五天时间。其间醒过来一次,意识并不清楚,应该是被梦魇纠缠住了,只是凄厉的喊了几声便又再次的陷入了昏迷当中。

袁朵朵守在白默的病床边寸步不离的守了他五天。累到实在撑不住了,在床沿边上趴着小眯一会儿。豆豆和芽芽已经出院回白公馆了。医生说两个小家伙的体质很好,经过一两天的营养液补给之后,两个孩子的身体便迅速的恢复到了原状。只是心灵上所遭受到的阴影,

还需要家人后期的排解。

白老爷子也没耽搁,在两个曾孙女出院回去之后,便给她们请回了心理辅导老师。

或许是因为跟妈咪以前经历过了那场火灾,豆豆并没有造成什么心灵上的阴影,只是求着太爷爷要来医院看望受伤的爸比和妈咪!

芽芽的情况稍为糟糕一些,晚上睡觉时会时不时的惊醒,然后大哭不止。豆豆便像个大姐姐一样一直抱着芽芽哄着,直到芽芽再次入睡。

豆豆的懂事,很让白老爷子欣慰。便答应了带她们来医院看望还处于半昏迷状态中的孙子白默。

老这么昏睡着也不是办法,老爷子也想让两个曾孙女早点把昏迷的孙子叫醒。

让老爷子倍感欣慰的是:孙子白默不但捡回了一条命,而且他的断腿竟然神奇般的保住了!

后来老爷子才知情:原来给孙子做抢救手术的那个亨特医疗团队,是封行朗请来的!在幽怨封行朗的同时,老爷子对他还是心存感激的!

毕竟是自己的亲孙子有错在先!封行朗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妈咪……”

病房里,两个小可爱奔了过来,一左一右的拥抱住了妈咪的腰,眷眷的偎依。

“爷爷,您怎么把豆豆和芽芽给带来了?”

医生吩咐过,要尽量避免再让两个年幼的孩子看到一些血腥不好的东西。袁朵朵担心两个孩子再次直面她们爸比的伤腿时,会惊恐害怕。

“爷爷寻思过了:豆豆芽芽已经六岁了,而且默儿是她们的亲生爸爸,不用回避的!让她们增加点儿责任感也是有益的!”

当时带着豆豆和芽芽离开的是白老爷子,现在带她们来的,亦是白老爷子。

其实白老爷子能这么想,袁朵朵也挺赞同的。经历了那么多的事,两个温室里的孩子也要学着成长了。

“豆豆芽芽,们在里面要好好守着们的爸爸!”白老爷子温声吩咐。

“嗯!豆豆芽芽会好好守着的!”两个小可爱乖巧的点头。

“朵朵,出来,爷爷有话要跟说!”

“哦,好!我这就来了!”

替白默掖好薄被后,袁朵朵跟在老爷子的轮椅后走了出来。

医院的走廊里,白老爷子温和着目光慈爱的看着消瘦上一圈的袁朵朵。

“朵朵,这些天……累坏了吧?”

“不,我不累!”袁朵朵蹲身过来,有些黯然神伤的问:“爷爷,简梅和孩子……怎么样了?”

老爷子迟疑了一下,还是作答了:“简梅刚做了剖腹产手术正在休养!那个孩子……情况不是太好!因为早产,伴随着多种并发症!已经送去中心儿童医院了!”

“爷爷,对不起……都是我不小心……”对于简梅和孩子的现状,袁朵朵是心怀愧疚的。

“这怎么能是的错呢!错在白默和简梅……也错在我!是我这个当长辈的没能做到公正!是我的自私,让跟豆豆和芽芽受委屈了!”白老爷子痛惜的说道。

袁朵朵的泪水便不自控的滚落了下来,“爷爷,您别这么说……也是我太自私了!我想过了……”抹去了脸颊上滚落的泪水,“等白默醒了之后,我就跟他把婚离了……其实他……他跟简梅挺合得来的……是我自私着不肯退出!我……我也不要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了……

我只要白默和豆豆芽芽好好的……只要他们好好的,我就什么都不求了!”嗅了嗅呼吸有些困难的鼻子,袁朵朵继续哽咽的说道:“爷爷放心,我会却跟封行朗夫妻好好解释的!是我自己主动退出,跟白默和简梅无关……他们就不会再为难白默

和简梅了!我只求我不在的时候……白默能……能好好的善待豆豆和芽芽!那样……那样即使我死了,也能放心了!”

简梅在急救室门口的那通歪理,袁朵朵是真的听进去了。这几天在面对昏迷不醒中的白默时,她想了很多很多:或许真如简梅所说的那样,是自己去封家大肆宣扬了这件事,才导致了白默的杀身之祸!这一切,更是她不肯退出

才导致的!

“傻孩子,胡说什么呢!是爷爷唯一认定的孙媳妇!”

老爷子轻抚着哭泣中袁朵朵的头,“至于默儿,他爱的人是……这一点,爷爷看得出来!”

微微的凄声叹息,“都是爷爷自私啊,想看到跟默儿儿女双全,才助纣为虐了默儿和简梅!爷爷希望能再给默儿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也给爷爷一次改过的机会!”

袁朵朵直摇头,“爷爷您别这么说……错的是我!”

“对了,简梅跟那个孩子的事,不用跟默儿说!这事就由我跟默儿去说!”老爷子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天,又是一阵叹息,“那个孩子,要是活不下来……那就罢了!也是他没这个福气,去了也好!跟默儿还年青,将来还会有们自己的孩子!”